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职业制服  »  两个女友
两个女友
屋子里早已开满了柔和的灯,美味也已准备好了,屋子里除了小玉之外,还有一个陌生的女人,年岁约莫二十上下,长得煞是好看,是林青霞那一型的女人。


  说她是陌生,是因为小丁从没有见过她,除此之外,便再没有其他的人了,那个从国外回来的阿姨,不晓得为什麽到现往还没有来,而小玉的老爸在高雄临时有事,便不能赶回来作主人了,而她的母亲和唯一的姊姊,也几天前就到美国观光去了。


  当小丁的目光接触到小玉灼灼的目光的时候,两个人都吓了一跳,不觉脸有点红了起来,那个陌生的女子看在眼里,只是不说话。


  「嗯!小丁,这是我高中最要好的同学,她叫小媚。今晚碰巧她来找我,便留她下来陪我。」「嗯!他叫小丁,是大学建筑系四年级的学生,论功课,人缘都是一把罩的。」小玉居间介绍了两位,於是两个陌生人便相互握起手来了,那个叫小媚的女孩的手,在小丁的大手里正好可以盈握,春葱似的纤纤细指,生得煞是好。


  小丁不由的多看了她几眼,这才发现她不但身材较好,脸蛋漂亮,同时那玲珑剔透、凹凸有致的曲线,令人不禁血液贲张,心跳加速。


  同时,今晚她身穿的是一件低胸的紧身黑色上衣,在她弯身和他握手的时候,他清楚看见了那一道雪白有致的乳沟,一双坚挺雪白、富有弹性的玉乳。


  当她移动身子的时候,那一对玉乳就好像要跳出领口似的活蹦乱跳。


  「这个女孩那麽时髦、性感,竟然不载胸罩。」小丁心里想道。同时,他也连想起了昨夜那小玉在公园草地上的那一幕幕的交媾,不由得闭上眼睛,静静的回味起来,心里不觉的怪道∶「要是没有这个女的,或许我现往又可以抱紧小玉,和她在地毯上缱绻了。」他想得心神出窍,底下的那根命根子也不知不觉的顶了起来,把裤子裆部顶得像起了一座小山,直到┅┅「喂!想什麽啊?看你脸上笑眯眯的,是不是想到什麽愉快的事啊!」小媚推了他一把问道。


  一不小心,便把茶杯盖子碰落了下来,有几点盖子上的茶水溅到他的裤子上,她一急便手去帮他擦拭∶「对不起!对不起,都是我太不小心了。」她也许是一时慌乱了,一不小心,那只手便着着实实碰上了他的裤裆,那顶了起来的小山上。


  「啊!」


  两个人都同时惊叫了出声。


  她忙不迭的收回了手,口里说道∶「对不起!弄湿了丁先生的衣服,对不起!」她有点害羞的低下了头。


  突然,小玉从餐室传了话来,两人才如梦初醒地连忙分开。


  席间,小玉俨然像一家之主,招呼着佣人上菜同时还不时的欢饮、劝菜∶「菜不好啊!两位包涵包涵啊!」原来,三个人一时兴致都好,便开了一瓶上好的香槟酒,三个人对饮了起来,喝得脸都红通通的,手脚都不听使唤了。


  三个人不时的开玩笑、说笑话,三个人也都不时的拍案大笑,放浪极了。


  小玉连衣服的扣子都解去了四个,露出了一大片平滑的肌肤,和顶着乳房的罩来。而小媚更是放浪,因为坐在小丁的旁边,有时大笑起来,便弯过身子,靠着小丁的肩膀大笑,那女人身上扑鼻的香味,便冲上了小丁的鼻子、脑袋,他的心跳不由的加速,呼吸也逐渐的急促、浓浊。


  小媚就勾着他的脖子,让小玉的笑话的笑出了眼泪,她的手绕过脖子,放在小丁的胸膛上,竟不知不觉的下意识的抚摸起来。


  她身上的女人特有的香味和发上的香水味,小丁一俯头便全能闻得清楚,而那一对活蹦乱跳的玉乳,就在他的胸膛前不停的晃动着,她的红唇也不停的翕合着,时而又张露着。


  该死的酒,该死的笑话。忍不住的那个模模糊糊的欲望,就又涌了上来,炸得小丁的脑袋一片轰轰然。


  「砰通!砰通!砰通!」心跳声一声比一声加快。


  「呼!呼!呼!」呼吸声一声比一声短促浓浊。


  该死的酒!该死的笑话啊!


  千不该,万不该,小丁不小心碰落了小媚手上的酒杯,酒汁便洒在她的迷你裙上,他糊里糊涂的便跪下去,用衣袖去帮她擦拭,千不该,万不该┅┅她不该把大腿张开,浪笑不止,那挑逗人的三角裤便若隐若现的躲在裙子里,他的手也不小心的从衣服滑了下来,触到她的腹部,以及底下那一团鼓鼓的毛丛。


  「啊!」


  两个人又同时吓了一跳。


  晚餐仍然进行着,桌上杯盘狼藉,酒汁、菜饭洒了一桌子都是。


  小媚仍然一笑,就抱着小丁的脖子在喘气,那从她口中吐出来的热气,就直喷往小丁的脸上、脖子。


  「咚┅┅咚┅┅咚┅┅」小丁的心跳声。


  天啊!她的诱人的薄辱,近在盈尺,只要┅┅只要他稍一转身,便可以盖上去了,那个隐隐约约的欲望,烧得小丁全身不自在。


  小玉仍然依然自我,放笑不已。席间,就只听到这两个女人大笑不休,连桌子都让他们撞得东摇西摆。


  该死的酒!该死的笑话啊!


  「咚┅┅咚┅┅咚┅┅」


  该死的小玉,哪里这麽多的笑话,讲也讲不停。


  她的手,有时候一笑就拍自己的大腿,拍着大腿仍然弯着身子直笑,一不小心,她的手便拍到了小丁的大腿上,一不小心,便拍到了小丁的大腿根处。


  「拍!」扎扎实实的拍上了小丁裤裆上的那一凸起的部分。


  啊!那浪笑、那诱人的乳沟、那沿着项颈以下的一片雪白肌肤、那衣领下一颤一颤的双峰、那迷人的长脸、水汪汪的眼睛、菱露的春光┅┅「咚┅┅咚┅┅咚┅┅」心跳声不止,呼吸声短而急促。


  好了!晚饭终於结束了,正是晚上十一点钟,该回家了,是该回家了。可是,天底下竟有这麽巧的事,那个女子的家就住在小丁住的那条巷内。


  「小丁啊!那你就送她回家吧!你看看,她喝成这个样子了,一个人回去我怎麽放心?」小玉最後站在门口,叮咛着小丁。


  於是小丁扶着她坐进计程车,然後告诉司机开到民权东路去。


  小玉坐在车内,累得就靠在小丁的肩头上打盹。老天啊!那雪白性感的乳沟、那紧身衣衫下若隐若现的玲珑诱人身材、她的红唇就近在咫尺啊!只要!


  只要!┅┅只要他稍一弯身,便能盖上她的唇,吻她啊!


  「咚┅┅咚┅┅咚┅┅」


  不可以,不可以,她是小玉的同学,怎麽可以这样?小丁猛的偏过了头,车窗外生片漆黑的夜幕,遥远的天空里,有几颗微寒的星星,在颤抖┅┅今晚云很多,大概还会再上一扬雨吧!小丁头脑清醒多了,心里这麽想着想着。


  车子「哗」的一声停住了,就停在那条巷子口。


  「下车,下车!」小丁几乎是拖的把她拖了出来的,送她回去吧!


  她简直不会走路了,两双手抱着小丁的头,颈项,一颠一颠的随着走回家去,那低领紧身内衣的乳房,也一颤一颤的抖个不停,没有穿奶罩,走起路来就是这个样子啊!


  小媚靠在门上,大声咒骂∶「开门!开门!」


  没有应门,没有人在家,她也忘了带钥匙,那只好带她到住的地方窝一晚上了啊!总不能让她继续在这里疯闹下去。


  回去的路上,小媚清醒多了。她微微扶着小丁的眉膀,就可以走路了,虽然仍是一脚高一脚低的踩不稳脚步。


  「来来!喝口热茶!」小丁倒了杯热开水给她,她却一屁股坐上了床缘,手就搁往床单上。


  「哗!这是什麽啊!湿淋淋的┅┅」小媚举起了手指凑近了鼻子闻了闻。


  「哎呀!昨晚做的事,到现在还没乾。」小丁心里着慌,脸一下子都红了半边。


  千不该,万不该啊!她不该去掀那枕头,几张彩色大型的春宫图,便映到她的脸前。


  「啊!」


  两人同时都吓了一跳。


  小丁简直不晓得该怎麽办才好?


  「咚┅┅咚┅┅咚┅┅」他拿杯子的手都在抖动。


  「好!你躺下吧!今晚委屈你了。」


  小丁扶着小媚在床上躺下,可是一个踉跄,他伏倒在她的身上,整个身子就压在她的身上。她的两座小山便顶往他的胸膛上,迷你裙的凸起处也正巧地顶着他裤裆湿了一片的地方。而那片红唇,就在小丁的唇下。


  隔不到一半的功夫。


  「啊!小媚┅┅小媚┅┅」


  「咚┅┅咚┅┅咚┅┅」


  小丁不顾一切的盖上了她的唇,咬她的唇、吻她的唇、吃她的唇。


  她先是推拒着他,两条腿也在乱踢着,嘴里哼哼哎哎的,可是後来她也不推拒了,腿也不再乱踢了,嘴里也不再咒骂了,代之的是「渍渍」的接吻声。


  她的手,套着他的脖於,两个人便紧紧的抱在一起吻对方的唇、咬对方的唇、吃对方的唇┅┅室内,充满了一片激动的喘息声,一声比一声急。


  「咚┅┅咚┅┅咚┅┅」


  小丁吻着她的唇,两个人便抱的紧紧的滚到床铺的里面。


  小丁禁不住的抓着她的乳头,抚摸她裙内的世界。扯开了那件低胸的紧身衣,上身便是全裸着,胸前一对挺实的乳房随着她紧张的呼吸,而起伏不定,抖个不停。乳头上那两粒,红透透的草莓,更是娇艳的令人见了不禁陶醉。奶子下面的那一片平滑,雪白的肌肤,毫无瑕疵。


  小丁的手不停的抚摸着、抚摸着,然後┅┅


  然後把裙子的挂钩解了下来,丢在一边。那鲜红色的三角裤,便是她身上唯一的遮掩了。


  那一头瀑布似的长发,散乱的披盖她的前额上。那凸凹有致、玲珑剔透的身材,线条,那红艳小巧的香唇以及,露在三角裤外的毛毛丛丛,直伸到裤子外,又柔、又细、又密┅┅小丁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扑上去,一把便连她身上仅有的最後一道防线也扯了下来。但见玉体横陈,结实而硬挺的玉乳,起伏不定,她大气喘着,口中哺哺不休,美目微开,红唇轻张,啊!春情荡漾。


  小丁疯狂地搂住她那曲线玲珑的娇躯,吸吮着她那鲜红的奶头,右手直探往那神秘的阴户摸去。


  这时,小媚的淫水已沾满了阴唇旁的阴毛上。於是,小丁伸出了中指,顺着淫水的发源地慢慢的往里插,插进没多深,只见小媚皱眉道∶「啊!┅┅痛┅┅ 丁先生┅┅不要┅┅丁┅┅不┅┅不要┅┅啊┅┅不┅┅」小媚抓住小丁的手,不让他再伸手进去。


  「不要紧的,我轻轻插入就是了。」


  小媚被他一哄,果然乖的很。小丁一见,又将手指再往里插,却不时将手指抽出到洞口在她的阴核上揉弄着,小媚的淫水可越流越多。


  「小丁┅┅嗯┅┅啊┅┅哦┅┅」说着,小媚便伸出手来,往小丁的阳具抓去,结果他的阳具立刻暴涨,那红胀的龟头,像一头发怒的百步蛇似的。


  「怎麽样?够瞧吧!」小丁盯着小玉笑道。


  「啊!小丁┅┅你的这麽大,我恐怕受┅┅」小媚畏惧道。


  「我的大小姐,放心吧┅┅我会慢慢地把鸡巴插进去,只会舒服,而不会痛的,请放心┅┅」小丁安慰道。


  她的手指仍然不停的拨弄着他的龟头,使得小丁欲火冲天,浑身发热。小丁一用力,便拨开她的大腿,枕头枕在屁股下面,使她的阴户更是显眼高凸,用手扶着阳具,在她的桃源洞口一探虚实,然後便硬插了进去。


  她的小洞里逐渐发热,热得小丁的阳具更是胀大,於是,他慢慢的抽出,又慢慢的插入,使得他的龟头在她的子宫阴道内刮来刮去,渐渐的她开始轻哼了∶「嗯┅┅喔┅┅唔┅┅哦┅┅哎唷喂┅┅」同时臀部也渐渐摇摆着,配合着他的抽送。


  於是小丁稍一提劲,猛力便向里插了进去,只听得「叱」的一声,全根尽没,只听得她哀叫,一声「哎唷」,便昏了过去,显然小丁的鸡巴是太大了,又太凶了一点。


  他於是马上进行口对口人工呼吸,慢慢的她苏醒过来,只见她脸色苍白,泪流满面,口里直叫道∶「痛死我了┅┅妈妈喂┅┅痛┅┅」於是小丁伏在她的身上,按兵不动,那根宝贝便在她的里面静静地享受着人生难有的温存。


  过了一会,小媚不再嚷叫了,静静的躺在小丁的身下,就这样小丁又开始了他的挑逗,手指触摸着她的阴唇和阴毛,同时用嘴去舐她的红唇、耳际、双奶、雪白的乳沟,手便在她平滑的肌肤上不停滑动抚摸。


  逐渐的她全身又开始了颤抖,欲火逐渐升高,嘴里又在浪叫着∶「啊┅┅哦┅┅嗯┅┅喔┅┅小丁你可要轻点┅┅否则我不让┅┅你插┅┅」说毕,她又玉枝摇摆,柳腰不停的挺上挺下,只见她脸上的痛苦表情已退去,代之的是春风得意的样子。


  「怎样?还会痛吗?」小丁问道。


  「痛是不会痛!只是里面又酸又麻又痒。」她娇羞道。


  「这是好现象,我现在可以慢慢的抽送了。」


  她不胜红羞的点了点头。


  於是,小丁慢慢的用龟头在她的阴唇上揩动,又在她的阴核上挑逗,渐渐她又哼道∶「喔┅┅哦┅┅啊┅┅好舒服┅┅」小丁一看,便知她痛楚稍减,因此稍稍把大鸡巴插得深入些,同时也插得更重。


  只见她此时双颊粉红,娇滴可人,媚眼如丝,春情泛滥,美的令人发狂,恨不得能加快速度,猛插猛干。


  「唔┅┅就是这样┅┅哎唷喂┅┅真爽┅┅嗯┅┅好舒服┅┅我┅┅我简直┅┅要飞上天了┅┅嗯┅┅达令┅┅你┅┅你那只宝贝┅┅看来不怎麽可怕┅┅怎麽会这样厉害┅┅嗯┅┅」她那如诉如泣的低吟,让人听了毛骨悚然,但也令人欲火熊熊,她虽叫得凄凉,但是一双玉手却死按着小丁的屁股,好像怕他的鸡巴会趁机溜出洞外似的。


  同时她也挺着肥臀,一起一伏,配合着他的抽送,每当鸡巴的插入,淫水更被挤的四处流窜,如黄河决堤般,掩没了良田和那一大片草原。


  插穴的「卜滋」声和床「吱吱」声,再加上不时传来如同那杀猪般的哀号声「哎唷喂┅┅痛┅┅痛死了┅┅」,可真称得上三步进行曲。


  他被她的淫声和动作,导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疯狂和快感中。


  她被他一阵的狂插狠抽,已是香汗淋漓,全身不停的颤动着,淫水直冒。


  她双脚勾住他的腰,肥大白嫩的屁股直摇,口中不停的哼着骚声浪语,似乎初尝到人生最美妙的快感和舒畅。她那一声声的浪叫,一阵阵淫荡的摆动,刺激了他的狂潮,使得精神百倍,「插」志高昂。


  他一连疯狂的抽插,共插了百来下。这时,她已如醉如痴,小穴又出了一次水。她的整个身子,似乎已娇弱无力,但还是纵体承欢,大屁股不停的上下挺送,迎着阳具的抽插,同时口中不停的娇呼道∶「喔┅┅小丁┅┅啊┅┅哥哥┅┅宝贝┅┅痛┅┅痛快死了┅┅美啊┅┅啊┅┅出水了┅┅」她的浪叫声,使得小丁越插越有劲,於是,他以半开玩笑的口吻道∶「小媚,现在你可吃到甜头了吧!别急┅┅真正甜头还在後面顺将会使你受用无穷的┅┅」於是,他又猛插猛干了起来。


  他的大龟头冲插进那紧小而温暖的肉缝内,直抵她那「处女之宫」的最深处°°花心。每当他的马眼和她的花心撞吻时,她都被揉的从陶醉中醒过来,同时叫道∶「啊┅┅小丁┅┅啊┅┅美┅┅大老二┅┅好┅┅舒服啊!哦┅┅啊┅┅ 美┅┅快死了┅┅大老二┅┅真厉害┅┅我宁愿被你干死算了┅┅」这时,一阵热热的阴精呼呼欲出,「哦┅┅小丁┅┅啊┅┅我┅┅不行了┅┅不行了┅┅丢┅┅丢给你了┅┅啊┅┅好美┅┅」突然她的身子抖动了一下,一阵火辣辣的阴水夺户而出,射上他的龟头。她的子宫就像吸盘一样,吸住了他的龟头,太痛快了!


  这时,两个人都达到了高潮快感了,於是两人配合着,一上一下的猛力抽插着。狂暴的欲火,使得两个人都难过得要死了,而不愿罢休。因此两个人不顾一切的再冲杀着,香汗淋漓,小媚的头发丝上都是汗水。


  他双手环抱着她的细腰,把铁似的阳具,在肉缝大肆的穿插着。只见她美目微闭,樱唇轻张,浪叫不已∶「哎唷┅┅不行了┅┅真的不行了┅┅呼┅┅呼┅┅要丢┅┅了┅┅丢给你了┅┅啊┅┅小丁┅┅好舒服┅┅小丁┅┅」她浪叫不止,而他则猛插不止。抽插了数百回合,不分上下,直战得天昏地暗。她全身不安的扭动着,双手紧紧的抱紧他的身子,口红心跳,吐着热热的气。


  那支发胀的阳具,在她的洞里尝尽了人世间的所应有快感。一根长长的阳具,插呀插,好同海底蛟龙。「呀┅┅」那一根肉往子顶着她的花心,一阵狂吻,把个小穴塞得又饱又满。


  胸前的那一对挺实的乳房,随着她紧张的呼吸声而不断起伏,抖动不已。


  她淫水如泉,洋溢而出,如痴如醉,娇喘连连,显得淫狂快活,止不住的摇晃着她的香臀。


  骤然间,如大地雷响,她发出了救命般的哀号∶「哎┅┅达令┅┅不┅┅ 不行了┅┅我快死了┅┅小穴被你干的都┅┅快裂了┅┅你就停停吧┅┅哎唷┅┅花心麻淋┅┅好像要丢精了┅┅不能停┅┅加快点┅┅唔┅┅唔┅┅」同时那十指上的利爪深深的陷入小丁的肉里,要不是他乐上当头,早已在十指下而临阵脱逃了。


  小丁知道,这是小媚是丢精前的预兆,不管死活猛加速抽送,冷不防小媚的阴户紧缩,全身一抖,一股热辣辣的阴精给予龟头上当头一棒,把个大鸡巴冲击得一厥厥地抖着,他的腰骨也随着酸淋,阳精硬生生的给逼了出来。


  两个人在同时泄精後,那原本生龙活虎般的冲劲顿然如泄了气的气球般,只能藉着软弱的双手互拥着,以表示满足,而後不知不觉沉入睡乡了。


  月亮已经沉到西边的尽头了,太阳将从东边升起,另一个明天即将到来,而这一对一夜没睡的热情男女,这会已睡得正甜。他的肉柱子软绵绵的插在她的小穴内,两个人便如沉沉的梦周公去了。


【完】